Pinned post

保佑我通过签证申请,如果我这样的家里蹲(很多年没有工作)都没问题,那大家也应该没问题

ahua boosted

摘抄豆瓣某法官自述:

我就是个办案的,说好听点还是法官呢,感觉最近一直在发扬奥运精神,就一直在探索人类每个月能结案的极限,办案周期更快,结案率、服判息诉率、判后调率各种数据要更高,面对加任务、没有假期、上级法院各种pua以及银根紧缩各种困难心理素质够强。当一个法官每个月办18个案件的时候,我相信他是想把事实查的明明白白、细节问的仔仔细细,判决写的齐整周全的,想把案件办好的。当一个月结29的时候,他每天想的就只是完成任务,你们开庭的时候不要啰嗦、说重点,什么?申请延期举证?不同意;申请追加第三人?不追加;申请鉴定?不鉴定。迟到了?按撤诉。开玩笑,我有一堆这个率、那个率要考核呢,给你开完庭、我还要加班写判决呢。当月结36的时候,我想摆烂…我只能尽力对得起自己的良心,至于是不是对得起原告、被告、代理人、顾不上了…我相信,我的助理、同事以及信息办的小哥哥们(不包括办公室后勤法警队),也是一样的。

ahua boosted

印度正在修订电讯通信法。新草案的征求意见时间截止至 10 月 20 日。

* 草案的管辖范围不仅包括通过电话/短信等电子通讯,还包括基于互联网的通讯等。
* 草案要求平台需要获得执照才可提供电子通讯服务;推广信息发送者则需征得用户同意后才能发送推广信息。
* 草案赋予政府在公共紧急状态或基于公共安全利益的条件下窃听、阻断或公开电讯通信消息的权力;并赋予政府在这些情况下的被诉豁免权。
* 隐私关注人士担心法案将扩大政府的监视权力。新德里一智库主任 Kazim Rizvi 还提到,由于二者特性不同,不应将电信通讯和互联网通讯平台看作一体来管理。

https://techcrunch.com/2022/09/22/india-draft-telecom-bill-2022-regulate-internet-based-communication/

seealso:
dot.gov.in/~

#India #Regulation #Privacy

Telegram 原文

ahua boosted

友邻说“不骂气不过,骂又像沾了屎”,想起去年被杠精缠上,犹豫了很久要不要骂回去,还特地搜了相关的论文。

其中心理学家Kevin Carlsmith 提出的“思维反刍”还蛮有意思的。他说人是需要自我合理化的动物。如果不报复,我们会潜意识大事化小,以合理化自己的无作为;相反,一旦骂回去了,看着自己狰狞的嘴脸,就必须放大对方的恶行来为自己的恶意辩护,结果谩骂反而会在脑中盘旋,甚至被放大循环播放。

我们都知道跟杠精撕逼像“跟猪在泥里摔跤”,永远赢不了,对方还很享受。有人可能觉得,无所谓啊,自己宣泄完就爽了。但根据德国心理学家Mario Gollwitzer,同态复仇唯一能带来心理满足的前提,是所谓的“理解假设”,也就是说,被报复的一方承认自己的恶行与遭受的报复之间存在绝对因果关系,简单来说,就是对方自认活该。你看,跟杠精撕逼哪可能达到这个结果?对方不追着让你道歉已经很难得了吧...

那满腔恶心感怎么办呢?我觉得,不要当面怼,私下跟友军一起消解分担吧。恶心的人骂不过没关系,跟朋友花式怼个痛快不就行了吗?公义的感觉不一定要从对方手中直接夺回,交给更权威的评审,那些志同道合、互相尊重的人,他们的看法才重要,而他们已经一致判你赢了。

ahua boosted

人人都爱政治八卦。 

矢板明夫九月中做了一份二十大预测,倒是可以与今天不明白的嘉宾Victor的对照一看。矢板原话可参见附图。

矢板明夫这个人很有意思,一方面是他在中国很不受欢迎,因其出生成长背景,也因其言论立场显然是与中共对着干的,而我觉得赞扬者反对者都藏有真意,当然前提是基于事实与思考而来的,立场是次要的,因而这种赞扬不能是宣传、反对也不能是谩骂。另一方面他的政治敏感度很高,这种敏感度不是人人都有的,有些天生加长期实践训练以及不走寻常信息搜检路线。

矢板明夫写过好几本名人传记,我也听过他的一些访谈,先说他中文极好,是母语。他父亲是当时的日本遗孤,祖父在日侵华时期到中国开灯泡厂,45年打到最后收到日本政府发的征兵令,入伍被派到东北立刻就被苏联俘虏,死在西伯利亚俘虏营里。祖母把两个孩子托付给了灯泡厂的中国职工照顾,他父亲在中国长大又结婚,文革中被当作日本间谍吃尽苦头,家里困窘时有卖血维持生计。72年,也就是矢板明夫出生时,田中角荣访华,关切当时的日本遗孤在中国的情况,他父亲立时被记起,生活与社会地位180度大转弯,当政协委员,统战对象,一家人似乎在中国有了稳妥的未来,但他父亲后来还是坚持要回日本从头开始,说自己没做什么就一下子打入地狱也没做什么又一下子青云直上,云霄飞车一样,这样的生活是没有保障可言的。矢板到了日本以后从头学日语,极其用功,想要从政,考取了特别有名的松下政经塾。中国骂他的人说他忘恩负义,指的当是他小时在中国的成长,历来都是如此的逻辑,吃了中国“给”的饭,就不能“砸”中国的锅。

他其实是在中科院完成博士学位,还在南开教过书,后来去了产经新闻(右翼立场媒体),在中国跑了好几年政经记者。他的中文太好,是加分项,他说我能听到字里行间别的记者听不到的东西。但我觉得最有意思的是他挖掘信息的思路,他曾经说采访民主国家领导人,你主要看这人说了什么,而专制国家的领导人,则是找他做过什么,与他打交道的人怎么说。比如他写邓小平秘录时(秘录是一个日语词汇并非字面上强烈的八卦气息、而是对故去的人士之一生经历与评价),他说根本不可能采访到邓也不可能采访他家人,邓榕根本不理会他们的采访要求,他就去采访邓的敌人,比如文革时的上海市委书记徐景贤,徐讲到许多官方资料里无法见到的邓的资料,比如他的弱点,最了解你的弱点的是你的敌人。还有一个细节也很有意思,他说人与人的信任建立常常在日常生活中,比如六四以后,邓让刘华清出山为他压阵,邓与刘的信任是在129师时,邓顾家,时常要去河对岸看家里人,他个子矮,过河不方便,刘华清个子高,就背着邓过河。

矢板明夫算是最早写习近平的人了,早在12年就写出来《习近平:共产中国最弱势的领袖》一书,当时国内还是一片习大大彭妈妈的爱戴之情最浓时。在书中,他认为各方势力妥协下出线的习近平,执政初期非常可能“不求有功,但求无过”,但直爽而强硬的作风,也为其执政走向埋下不确定的因子。在“枪杆子里出政权”的中国,习近平比起胡锦涛拥有更多军方的人脉;他在外交场合上的作风强硬、政治立场则倾向保守。一旦国内统治遇到危机,习近平更有可能动用军队镇压国内民众的抗争,或者对外发动一场小规模的战争以转移视线、凝聚民意。

而有关习被软禁的流言这几天从历来的几个小报媒体逐渐到外媒也开始关注,例如newsweek也在今天有提及,历来权力交接时都有暗流涌动,十年前是第一次大戏一出接一出(从薄熙来到令计划)演到台前,不知这个档期我们能看到什么。

ahua boosted

受不了。争渡论坛被关闭了,好恨。
争渡论坛是盲人之间的论坛……好累,不想跟象友解释了。
苹果的无障碍虽然好,但是系统太封闭了,app本身不做无障碍的话(比如所有的图片按钮都不加标签就会直接读作按钮,盲人根本不知道是什么按钮)就很难用。而且苹果很贵。大部分盲人都是安卓机,然后用插件和别的辅助软件实现无障碍化。网页论坛也是一样,正常人一眼看得到的信息,读屏软件会全部读出来:(例)“生活板块 象友们 最近上海哪里有招工 发布时间二零二二年九月二十四日十八点二十分 用户一二三五七 回复五十 最新回复二零二二年九月二十五日十点五十分 第一页 第二页 第三页 ”,不用提那些网页上边角的搜索广告也会被一个一个读出来,有效信息参杂在里面……好累,不想继续创造GDP了

ahua boosted

jenniferzengblog.com/home/2022
友邻转发的习近平公开讲话,我概括几点,大家可以不用遭受视觉污染:
1. 牠不在乎毁掉前人留下的根基,力图造神,也觉得现在没人敢接这个烂摊子,只有牠能领导中共,领导中国。
2. 牠不在乎经济倒退,更在乎中共的政权是否牢固,甚至觉得经济倒退更易于驯服民众,比现在更好。
3. 牠想拉拢党内的不同派别,过以前那种红色后代完全把握经济命脉的日子。

(可能三点有些语义重复的地方,或是概括得不够全面,但牠水平有限,我也水平有限,今天也要咒牠暴毙就对了)

ahua boosted

#伊朗抗议

这个是伊朗抗议的真实规模。睡前上CH听了一下伊朗人的房间。他们有特别提到伊朗的网速非常的慢,中间时有断网。(全国大断网好像还没有发生)所以我们现在看到好像实时发出来的视频有可能是一个月前的。抗议本身早就持续一段时间了。(iyouport上有全世界的抗议游行记录,今年几乎每天都有国家在爆发游行抗议,所以记录不是那么好找)Masha Amini本身也是抗议的一部分,她是因为抗议而摘下头巾,然后被警察带走后死亡的。

twitter.com/sima_sabet/status/

ahua boosted

最近一直在听五月天的拥抱,之前只听过调,没看到歌词,看了歌词后,感觉好棒(因为之前看了孽子),很难想象它创作于199几年

我说太多话了,都没有什么意义,就是在教育妈妈,我还是闭上嘴比较好,好无力。妈妈是讨好型人格,给你捧场能做到天衣无缝的那种,看起来非常真诚。完全不知道她心里怎么想。

ahua boosted

上海金科路,地铁站附近,早高峰,有一男子对一女子当街割喉。后续路人有在围剿杀人犯。

又是一起当街杀人……

ahua boosted

揭露北电性侵的受害者阿廖沙去世了,她没有等到正义。

填写签证表格的雇佣信息那里很难熬,雇佣时间和非雇佣的时间都要写,没被雇佣还要写理由。写简历同样难熬。

保佑我通过签证申请,如果我这样的家里蹲(很多年没有工作)都没问题,那大家也应该没问题

给想转码的朋友一些参考: 

@runrunrun

爱尔兰英国澳洲新西兰加拿大美国都有硕士转码,但是除了爱尔兰英国其他国家两年硕士费用大部分要超过30万人民币。

澳洲我只找到卧龙岗大学qs185比较便宜,便宜是因为学费减30%的奖学金很容易申请到,学分绩80以上应该就能申请上(也要看名额够不够),减免后24万人民币两年。三个方向也可以不选方向。

爱尔兰有都柏林大学qs183,这个学制1.5年,学费26万,课程名字是computer science conversion。

还有高威大学qs260,学制2年,学费22万,课程名字software design and development。

英国也有很多学校,只不过学制大部分是一年的,学费大约22万,卡迪夫是两年,学费也是22万,不过课程好像都集中在第一年。

还有一些可能不是热门,但也是计算机科学分支
都柏林大学人机交互,一年制,14万
圣三一大学高性能计算,一年,14万
交互数字媒体(感觉适合艺术生),一年,17万。

ahua boosted

好吧,还是在小红书刷到的说张灏喆上脱口秀大会讲了调侃新冠的段子,现场效果极好,三灯无人抢麦,然而整段表演被删除,连坐在台下的镜头都删了,仿佛这个人压根没来这节目,他的微博账号也被炸掉了

@runrunrun 并不需要出生公证,除非没有其他的身份证明材料。一般只需要护照和身份证就好了。

Show thread

写给自己
关系到钱的事情一定不要拖延,提早翻译写材料多好啊,不用像这几天这么焦虑赶时间,还可能出很多错。

ahua boosted

如果有一天被要求爱国。 

和朋友闲谈。听说每年都有本国大学提前结束学术研究项目送走某国研究人员的案例,原因是泄密,发送大量资料回国。都是签了保密协议的,就算是没特别签保密协议,大批量的将正在研究的项目传送到某几个邮箱也是非常不正常的行为。我倒不觉得是奇闻,但对于其频繁度还是颇吃了一惊,每年,数个案例,还不是所有大学的汇总。更何况还不是美国这种科研重地。以前听到比如美国的那些起诉的案例应该都是非常严重的了,可见没有起诉的有多少在发生。

此外,就我以前观察瑞典人处理触犯法律和规范的事,就算是流言满天飞,所有人都知道这人就是贪污了就是泄密了,没拿到实打实的证据,它也不会进行开除或解聘的处理。所以也别问我是不是政治迫害,没证据、不走正常调查与审理程序的,我觉得算,除此之外的自己去判断吧。以及如果觉得是政治迫害,民主法治国家有很多渠道可以申诉。

我就问那这种状况肯定不能算个例了吧, 会不会影响以后再接受来自中国的学术研究申请呢。这个对方没法回答,不过暗示会很谨慎对待让中国研究者接触到核心内容的。

还有就是这些案例高度集中在某个性别上。我不想说。

想起来家中一位长辈曾经过的事情,他那时要去德国工作,组织上派人来,问他,你爱你的国家吗?他说,我爱我的国家。对方问,那你愿意为你的国家服务吗?他说,我尽我所能。对方说,你可以xxxxx吗?他说,我这人有个大缺点,嘴巴不严,爱讲话,我怕我不但没为国家服了务,反倒把这事给泄露出去了。 后来就不了了之了。长辈说,我也不敢直接拒绝啊,拒绝了我可能就走不了了,可是我也不想做也不能干这事。

在极权体制下的人选择余地究竟有多少,拒绝的勇气又有多少。我们心知肚明,也没法替当事人去做决定。我就只想从自身利益评估利弊角度出发,做与不做。
做了会有被抓到的可能(就当下的科技抓到的可能性很大),抓到了就无法再继续学业或研究,继而可能会影响到未来的学术生涯与声誉,可能只有回国继续的可能,而在其他民主国家估计都断了后路。会影响到其他的或未来的研究者(当然这个不是人人都关心的)。拱手让出的是自己的做人行事的标准。
不做呢,可能会被极权体制限制,边缘化甚至威胁,至于这种可能性有多大,靠的是理性判断。而这当中有一样东西是很确凿地不可靠的,那就是侥幸心理。

就写下来这件事,希望大家都不要经历这样的选择,而如果有某天要面对这种选择的可能的时候,有个准备,想想清楚遇到这种境地,你要怎么做,你能怎么做。

ahua boosted

小红书里刷到的一条,真的是叹为观止......

Show older
Masthead

All the news that's fit to t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