暑假要开始做RA了,如果教授还记得我的话(?)。这几个月系统地看了看paper。……感觉自己像少年辛克莱一样因为接触到一些从未有过的概念而世界观震荡()身体里像在发生化学反应一样……这种玄妙的体验……

林撕特 boosted

我一直相信不带偏见地交往沟通是对抗民粹主义的有效途径。如果你和印度人成为过朋友,你不会在这样的人祸面前轻易说出恶毒的话,如果你被黑人帮助过,你很难满嘴尼哥宣扬歧视,如果你跟港台人往来过,碰到有人骂他们废青台蛙你会下意识觉得不适。甚至不用面对面地接触,如果你了解过这些人,知道他们的文化,你有很喜欢的印度演员、黑人学者或者港台作家,你都不会轻易地被政治宣传拉拢到。你会想起你的朋友,而你的朋友们不是他们嘴里的样子。

种族主义只有在封闭的群体中才是狂热强势的,它在开放鲜活的个体面前简直不堪一击,因为当它试图用符号异化一整个族群的时候,你的经验永远可以穿过缥缈的宏大叙事,准确无误地落到真实存在的每个人身上,不是“敌军”和“友军”,不是“异族”和“我族”,而是同学、同事、朋友、老师和恋人,人与人的连接可以轻而易举地消解政治障壁。

连夜爬上了草莓县……微博要卸载了
但我还是没有搞太清楚怎么玩!好想交到朋友啊

Masthead

All the news that's fit to toot.